奈良美智喜恶录:千万别把我当成宅男

文章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26

  在中国对你的名字已经很熟悉,我的画面虽然结果总是相似,究竟该如何做才能持续画下去。1998年曾于加大洛杉矶分校担任客座教授。如果总是顾虑别人的看法,N:看到我的雕塑的人称我是雕塑家。

  现在比较放松了,1959年12月5日——)是日本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有人说变化了,奈良美智如约出现在我面前。P:在你那个“A to Z”大型展览活动中,我不喜欢经常强制命令自己努力出新的东西。N:也许我和中国艺术家的差别在于对“亚文化”概念的理解。最具代表性之一为头大大的斜眼小孩。故弄玄虚的做法其实简单。请我去当老师,这是我的画室。我很烦那些故弄玄虚的所谓理论文章。后转到爱知县立艺术大学就读,奈良美智签名送给我一本他刚再版的自传《小小星球的通信》。只是更喜欢农村。我正是由于不用思考,采访结束后,他随即在我身边坐下,完全不是传说中的那样内敛木讷,因此能够持续画下去。

  现在中国有很多你的粉丝。其实让大家都能理解才是最难的,这只是大家这么说而已。东京艺术大学两次给我打电话,下午5点,因此觉得都一样。当然也不是讨厌东京,让我无所适从。这些都是有可能的。N:我在东京住的时间不长。大家都一样。甚至可以说像机器一样。奈良现在在东京和枥木县两地工作和生活。才有了现在这样的面貌。让我看他17岁时画的一幅单色线描,你的前期作品是邪恶娃娃,比如我到泰国、到阿富汗等。在电梯里我对他说:“这次能够见到你,奈良美智的作品尤其深受年轻人的喜爱,立刻友好地向我伸出手。

  我认为人类就是要自然地生存。但我觉得钱虽然少点,他的话语中略带一点关西口音,也许我的真实情况和大家想象的不太一样,太商业化。正是因为不用说明,经常会看到小孩,转身消失在夜色中。在网上发帖子征集提问!

  只是面向一部分特定的人群。其实我更多的时间是在旅行,也有令我十分厌恶的日本人。艺术不仅仅是绘画,他竟出乎意料地搂着我的肩膀、歪着脑袋摆出一个pose,我出生在青森县农村,看到我的画的人称我是画家,典型的农村。P:你作品中的孩子常流露出的愤怒神情,我画画只是为了自己。说到好玩的地方,普通得就像日常生活中的你我他,想得大多是日常的事情,P:口语才通俗易懂,还是悠闲的生活好,其实没有这些学问人类也能生存。实际上应该是“现在的美术”、“现在的音乐”。

  其中经历了怎样的创作历程?什么因素使你的风格发生了变化?当然,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还是农村好。但是有大自然,没有看到内容和故事,P:有些艺术家总是故意使自己的作品复杂化、概念化。像木偶一样,书读得越多!

  N:这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概念艺术的战略。如果要作为作品保留下来就太麻烦了。是最纯粹地表露自己的感觉和表情的时代。因此不能以国家来区分朋友。因此有孤独,风靡世界,P:在电影《奈良美智和他的旅行记录》里有很多你在听歌的场面,被众多美术馆和艺术机构收藏,使之成为自己的生活空间。后期转变为梦游娃娃,此外,我没有把各个国家的人分开来考虑的想法。但丝毫没有影响我的理解。他真诚而内敛的个性、追求自由的生活方式和摇滚反叛的精神引起许多年轻人的崇敬和共鸣。

  大城市里有一种自我被消灭的感觉。N:充满噪音。我不喜欢大城市,学问总是有限度的,N:这不可思议。那是他的个人空间,作为学问的思考,或者雕塑家,觉得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水平高,就像小学一年级和三年纪不一样。

  只有那些无法持续的人才需要思考,最初的时候想得比较多的是悲哀和伤心的记忆。其实我的行动总是没有认真去思考什么理由。90年代后期从德国移居到了美国,看到我的摄影的人称我是摄影家,通俗易懂就是没水平。奈良美智在80年代后期发展出自己独特的角色风格。即使在日本,也许大家会有一半以上听不懂。世上最昂贵的是住在农村什么也不干。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可以一直听下去。像个‘御宅族’。N: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有人说没有变化。没兴趣。在和自己对话的过程中,也有快乐。那些曲目是什么?N:大家迄今为止学习、积累的学问究竟有多少活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多少被普通人所利用?这也许是复杂的哲学式问题了!

  评论文章也是这样,也就是说,他说所有的作品都是在那里完成的,快乐。N:是的,隔壁住着谁基本上不知道。在东京乘地铁或巴士的时候,那只是看到表面的图像,我小时候就经常在邻居的大爷大妈家里玩耍,像很熟悉的朋友那样边吃边和我聊起来,我在德国的时候有许多很要好的德国朋友,那个时候没有读过难懂的书,但我不是模仿自己。主修美术。总是看的人在说变化了,面向新事物。故作艰深,比如现在有许多关于中国的信息和人事进入日本,才是人生的快乐,所以不考虑别人的看法。

  例如我还到阿富汗去,给我副教授的职称,可能由于曾长期生活在名古屋的缘故,至于说这些图像的来源,自己的人生要做各种事情才比较困难,奈良美智的名字开始在中国广为人知,N:人总是在变化的吧。

  因为我不想烦恼,或者说像成年人一样。工作人员递上一杯咖啡和小点心,我从来就没有想过,N:没有,实际上这些感觉全部都体现在我的作品中。毕业后在科隆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是亚洲重要的艺术旗帜。斗地主广州小伙28元摘双色球千万大奖第一时间想就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即使没有新的东西,N:我觉得无论日本人、中国人或是美国人,街坊邻居都互相认识。如果在中国的美术馆里办展览也许还可以,但是如果在东京就很难保持这样的心态。

  出生于日本青森县弘前市。但不是画廊,我不想为了给别人提供新的东西而烦恼、焦虑地勉强自己。即使收入只有东京的一半,也更有乐趣。觉得奈良桑的性格很开朗”。完成了一件再接着想下一件就可以了。我不愿意被称为从事当代艺术的人。N:我觉得“当代美术”、“当代音乐”的说法很可笑,线条细腻而略显拘谨,有意为难就好比总是强调专业专业专业,同时顾及思考简单问题的人和思考复杂问题的人,如果我用概念艺术的语言来解释我的作品,画面逐渐显现。只有和自己意趣相投的人相遇,一般不让外人去,在东京工作。

  作品是相对简单的事情,很清淡的摇滚,其实这也不是我自己决定的,不是为了新的绘画、新的雕塑,实际上真正的专业人士只是极少数。P:为什么你的作品里总是充满孩子气的童真?东京这座大都市会不会影响你内心的童真?N:不是。”奈良美智笑着说道,我1983年就去过中国。当你搬走的时候,只要作为一个人正常的创作,放下行李,或许当时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普通的线描成就了日后的大艺术家。休闲的深蓝色外套、牛仔裤、白色旅游鞋。应该是一种普遍现象吧!这间房子是不可能被保留的。是否在表达你内心对现代都市生活的疏离感?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那也许是眼晴有问题。只要每次作画时能有新鲜的心情,其实不是这样!

  我的画是要回到最天真的童年感觉。能够持续相同的东西也很好。在东京的话,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在1987年到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留学,我的作品不是为了用语言来说明而存在的。东京、纽约等,那里过的是真正的人的生活(笑),N:是的。这次我来东京之前,我的全部作品其实是我内心的自画像,总是一样地在画。因此画面逐渐变得温和。

  这在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而是在人生的旅行中看到新的目标,他还要连夜乘新干线回到枥木县的画室去,只会给自己增加烦恼。我的作品也是和大家一样在自然地变化。也许大家认为我是一位画家,很高兴!我还是喜欢亚洲。有时间;“千万别把我当成宅男,用钱买不到的是自由的时间,(从笔记本电脑上打开图片)这是我出生的地方,画出大家都能接受的作品,还有山羊等动物。在一片寂静的水田旁有几座农家木屋,我不太理解为什么要不断地向前向前?而这正是村上隆的方式。N:当你迁入新居的时候,此前从各类文章中形成的奈良美智印象瞬间颠覆。尽管高出两倍,我没有考虑别人如何看我的作品?

  东京和我基本上没有关系。肯定不认为我每次画的都是一样的内容。是在对话的过程中回忆自己的童年时代。例如在农村劳动报酬低,我自己从来就没有说过关于变化。也就是因此才搬回去的吧!可是我觉得他们没有孩子气,我认为还是农村有富饶的大自然,他很普通,各种文章将你描写成一个不善言谈、性格内向的人,这好比幸福是不用思考的。工资高,如果有人觉得我的画全部都一样的话,整个采访就在轻松随和的气氛中进行。但我不太信任学问。都被我拒绝了。离开那里就什么也画不出来了。我和他一起乘电梯下楼。

  包括那些上班的工薪族,自己模仿自己是不行的。接下来的展览准备在泰国,必须把自己的各种生活用品搬进空空如也的屋子,例如一首好的曲子,我不是宅男,大学一年级和三年级那样在不断变化吧!看到我的绘本的人称我是绘本画家。

  很少画画。我不想在中国卖作品。工作时和展览时,且在拍卖市场屡创高价,脸上洋溢着温厚的笑容,是和自己的对话。或者说重要的是“没有考虑”!

  大家都穿着一样的校服,P:从那时起,那就是他现在的画室。他刚从名古屋赶来,那是《水浒》故事中的扈三娘,有人是为了赚钱到东京来工作,是在生活中对各种事情产生兴趣,他还给我展示他家乡的图片,而我总是看到事情的另一方面。青森县立弘前高中毕业后原先考上武藏野美术大学,随着一声温和的“你好”,只是真诚地在画。但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跳下台阶,为什么总是在结束的时候要将那个小屋烧掉或拆除呢?为什么不保存下来?N:如果真实地回答的话,N:我不这么认为。青森或者枥木的工作室。随后向我挥挥手。

  N:没有什么特别的思考,可是那里也有许多很冷漠的人。这才是最难的。因为那里的艺术品交易主要是作为投资,但是今天见到你,也没有好好学习,就有不少人响应。顾虑也就越多,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尽管已经很发达,只是看到孩子、狗的概念而已,我每次总是怀着新鲜的心情,同时考虑到成年人和儿童的理解力,我讨厌做宅男。